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怪谈之惊魂夜

2021-06-16 00:06:06 阅读 :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的一个秋天的夜晚。
    北方的秋夜也开始有了些冬天冷栗寒瑟的感觉了。
    暮色四合,夜幕低垂,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未散尽的炊烟,小村就已经沉沉睡去了。
    一轮皎皎明月,几点寒星,映衬的夜幕更加幽兰深邃。四野寂静,不闻虫鸣,偶然几声犬吠过后,天地间便是愈发的安静。
    在进村的土路上,借着清白的月光,依稀有两个身影疾步而来。
    “老大,这差事也办完了,又走了这半日,您累了吧?”一个身量清瘦略高些的身影,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村子谄媚地说。
    “孙文,就你小子最会说话,明明是你累了,还拿我说事?不过呢,今儿任务也完成了,这天色都已经晚了,就在此处休息吧。”另一个稍显精壮些的男子接话道。
    “是,孟长官。”孙文有些兴奋的站直身子,“啪”的向孟连长行了个军礼。
    二人站在村口,孙文的语调不免有些犹疑:“不是吧?这村子的人都睡了,怎得连个亮灯的人家都没有呢?”
    遂又抱了抱肩,缩了缩脖子:“这露冷霜重的,我们总不能露宿在野外吧?老大,你等着,我去叫门。”他一边说边就要抬脚进村。
    “慢!”孟连长一把拉住了孙文:“算了,算了,你还是别进村了,我怕你这大嗓门一亮,那还不得惊动全村老少呀。我们就去村口这户人家吧,不过是借宿一晚,不要给人家造成太多不便才好。”
    这是村口一处方方正正的四合院。从外面看去白墙小瓦,高树错落,朱红的大门,整个着起来应该也是富庶之家。
    孙文几步上前,轻轻叩响了门环,半晌并无人应答。
    他看了看立在不远处的孟连长,手下力道加重了一些,用力叩响了门环。
    谁知大门居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孙文一个没站稳便直直向前扑去。
    幸亏孟连长眼疾手快,一把将快要跌倒在地的孙文捞起。
    “我靠,啥情况!”有点惊魂未定的孙文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一股冷风裹挟着几片落叶从门内冲出,围着二人打了个旋儿,顿时令人脊背生寒。
    “进去看看吧。”孟连长沉声道。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院门,转过了影壁墙,但见满院枯草丛生,黄叶堆积,竟无半分的生气,分明就是一处被荒废了的院落。
    “老大,这院子看来是久没人居住了。这大晚上的,怎么看,怎么都感觉有点阴气森森的呢。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吧?要不…要不,咱们还是进村子去投宿吧。”孙文看着残败的院落还是有点莫名的心悸。


    “孙文,你怕什么?部队白白培养了你这几年了,胆子这么小?莫说我们手上还有枪,就是赤手空拳的,也没什么好怕的呀。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不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呀。我看就这里了。挺好,清净。”
    孟连长轻轻拍了一下孙文的脑袋:“你小子!跟上!”
    随即,大踏步地踩着落叶向院子深处走去。
    屋门被用力地推开,一股潮湿的霉味一下冲进了鼻腔:“我呸,这是多久没住人了呀。”
    孙文一边用手掩着口鼻,一边借着月光打量着屋内。
    堂屋除了一口灶台,灶台边还整齐码着一些木柴,便空无一物了。
    拿灶火引了柴做火把,二人进到里屋。
    靠着北面墙是一盘火炕,光光的炕身,早落满了灰尘。炕的一边还有一个红漆的高柜,靠着窗是一张方桌,两把椅子,桌子上面放着一盏烛台,红烛只燃烧了一点。窗棂上还贴着大大的喜字,只是在时光的流逝中失了颜色。
    这一切的摆放,看起来都那么整齐,那么自然。若不是落满的灰尘与墙角结着的蛛网,还真的就像是有人在此居住一般。
    “嗯,不错,不错,打扫一下,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一抹微笑浮上了孟连长的唇角。
    略略清扫掉了土炕上的灰尘,竟然在高柜里寻得了两床棉被,大红鸳鸯的图案,一看就是喜被。二人更是不胜欢喜,终于可以暖暖和和的睡个好觉了。
    大约是奔波了一天,实在疲累了,孟连长刚刚躺下不一会,就鼾声大作了。
    只是,孙文素日就有些胆小,在这夜深人静的荒园休憩,越想越觉得这里透着古怪,他是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
    看着那跳跃的烛火,时不时有烛花爆裂,他忍不住摸了摸腰间的配枪,为自己壮着胆子。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正在迷迷糊糊间,隐约感觉有阵阵冷风吹过。一个激灵,他猛地瞪大了双眼。
    不知何时烛火已经熄灭了,窗外清冷苍白的月色透过窗棂照了进来,将屋内的一切都笼上了一层诡异的惨白。


    他刚想起身去重新点燃蜡烛,却听见屋顶处传来窸窣的声响。随即一双女人的小脚自半空突兀地垂了下来。大红的绣鞋,大红的长裤,就那么诡异的在半空中来回地摇晃。
    “啊…”孙文吓地抱着头大声尖叫起来。
    孟连长一下被他吵醒,抬眼看到了半空中悬着的腿脚,随即一跃而起,拔枪射击。
    只听“啪嗒”一声有东西落地的声音,那女身瞬间也不见了踪影。
    “娘的,居然让她跑了。”孟连长有点不甘地说。
    再细看时,屋内依旧红烛摇曳,满室的旖旎。
    寻着那东西掉落的声音看去,却见一只精致小巧的大红绣花鞋,正掉落在炕前的地上。鞋面的正中心处还有一洞,应该就是孟连长的子弹贯穿而致。
    二人细细搜寻了屋内各个角落,连个老鼠洞都没有找到,更何况一个女人?
    孟连长心大,躺下后没多久,就又鼾声如雷了。
    孙文原本就胆子小,这下看到了那诡异女身,哪里还有一丝睡意呀。
    他抱着枪,缩在炕角,盯着影影绰绰的烛火发着呆。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他就看见那烛火又开始诡异地上下跳跃着。
    突然,“啪”的一声,一个烛花爆燃,那烛光一下变成了诡异的幽蓝色,随即忽的一下熄灭了。
    迎面有阴冷的风扑面而来,令他不自觉,深深地打了个寒噤。
    接着,又是窸窣的衣裙扫过天棚的声音。
    一个红衣长发的女子从屋顶悬空而下。长发披散,面色惨白,唇角一条长长的血线,正滴滴答答地滴着鲜红的血。
    孙文不敢再看,一边“啊…啊…”地大喊,一边举枪胡乱的射击。
    “孙文。你小子在干嘛?”孟连长被惊醒,颇为不满的拍着孙文的肩膀说。
    “老大,鬼…女鬼呀。”孙文大喘着气,依然有点惊魂未定。
    “就这点胆子呀,真是枉为军人的称号。呐,呐,女鬼早跑了。”孟连长向着地上努努嘴。
    只见刚刚落了一只红绣鞋的地上,此时又多了一只。
    金鸡报晓,东方现出了一抹鱼肚白,天马上就要亮了。一夜沉睡后,村子的早晨便也鲜活了起来。
    于是,二人便打听了村长家在何处,登门拜访,并将昨夜的遭遇细细道来。
    村长听后大大的惊异,直向二人竖起大拇指,钦佩二人的胆识。
    原来,这宅子本是一户李姓人家的宅院。
    只因为,一年前这屋内吊死了一个因琐事与夫家怄气的新妇。大约这妇人的怨气未散,死后不久便传出了闹鬼的事来。
    后来李家人也是被吓怕了,便也搬走了。从此,这院落就成了一座荒院,无人敢靠近了。
    青天白日下,村长便也大着胆子跟着二人来到那闹鬼的屋子。
    只见两只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绣鞋零落在地,鞋子上留着子弹打穿的孔洞。只是满屋的墙壁,顶棚完好无损,不曾见半点子弹打过的痕迹。

本鬼故事标题:怪谈之惊魂夜 - 民间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minjianguigushi/625.html

上一篇鬼故事:鼠魁 下一篇鬼故事:玉酒虫

相关鬼故事文章

  • 张秀才的艳遇

    【张秀才的艳遇】简介:从前有个东岭村,村中有个猎户叫丁海,家中还有一个老母亲。有一日丁海在山中打猎,见到一个通体红色的狐狸。这只狐狸受了伤昏死在地,丁海很是高兴就将其扛回家中。...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鼠魅

    【鼠魅】简介:西江堤畔高处有一瓶隐巷。清代道光年间,这里有一户姓周的富人。这家人三代单传,到这一代仍只生了一位少爷,取名周芸昌。这天,少爷的奶妈在院中晾晒少爷的贴身衣物,忽然一只黄鼠狼从地边排水的管子里跑出来,奶妈吓了一跳,随手拿洗过少爷衣服的脏水泼向黄鼠狼,那畜生顿时被泼了个落汤鸡,竟然龇出尖牙,对着奶妈跳脚大骂:“你个无知妇孺!竟敢拿洗裤衩的脏水泼吾金毛黄三爷!吾要你等家中从此不得安宁!”...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张公祠

    【张公祠】简介:邑商城外,有几个山村依山而建,其中一个山村的村口有一个古祠堂。祠堂修建年代无人知晓,门楼是青瓦布顶,檐下施如意斗拱,额枋浮雕上有多种彩绘,雕有龙凤八仙、双龙戏珠,栩栩如生,院里有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半圆形池塘,池塘外有数十米的空旷之地。院前还有一块青石碑,大字写着“张公祠”三个字,石碑背面小字迹斑驳,已不可考。祠堂的主人叫张业建,在商丘文物管理处上班,他独自抚养着女儿张若楠。张若楠今年高三,平时在镇上学校住宿,除了寒暑假,她平时一个月才回来一两次。...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鬼疰死局

    【鬼疰死局】简介:一大早,吴家庄的吴有财就扛着锄头出了门,忙活着地里的活计去了。他刚刚下地还没锄几下,就见地北头的部顶上突兀地旋起一股旋风。...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鬼胎神医

    【鬼胎神医】简介:乾隆年间,永安县突然开了家名为回春堂的医馆。凡是到回春堂看过病的人,都说郎中是个神医,但郎中长什么样,却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这家医馆的规矩很怪,医馆内设一间诊室,病人进入诊室前,必须把眼睛蒙住,手提一个竹篮,然后由郎中的徒弟刘雨成送入诊室。病人进入诊室后,刘雨成就用一把大锁把诊室的门朝外锁住。病人摸黑进入诊室后,只需把患病症状说清楚,郎中就会把药方放进竹篮中,轻击竹篮三下,示意病人摸黑敲开门带着药方离去。...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地府鬼差不好当

    【地府鬼差不好当】简介:据《子不语》记载,扬州有个姓唐的男子,他的老婆不仅善妒,还十分剽悍泼辣,家中的小妾、婢女被她折磨致死的不计其数。后来,唐妻因为一场急病而送了命。唐妻咽气的前一天,邻居徐元忽然晕了过去,他一边打鼾,一边呼叫喝骂连天,好像平时和别人角斗那样。过了三天,他才苏醒过来。别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回答:“唉,三天前来了一群鬼差,说他们奉阎罗王的命令捉唐家娘子去地府,可那女人力气很大,这帮小鬼制不住,所以只好弄了个摄魂法,借我之手制服那泼妇。我与她斗了三天,才将她困住,那帮小鬼才放我回来。”...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新人鬼情未了

    【新人鬼情未了】简介:顺治年间,京城郊外的小浦村里有一个叫冯松的书生,冯松自小好读,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才子。俗话说的好,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冯松十一岁丧父,母亲只能帮人刺绣和缝补衣服度日,家境非常艰难。长大成名后的冯松靠着给人写字作画赚下了一些家业。虽然家境好了,但是冯松和母亲深知穷人的疾苦,他们非常低调,母亲帮他挑了一个长相俊秀的农家女做媳妇,一家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引魂丹

    【引魂丹】简介:清朝年间,余姚财主宋子琦的家中突然闹起了鬼患。半年前,他的幼子,年方十八的宋家驹无疾而终,宋子琦悲痛欲绝,大病了一场,终日恍恍惚惚的。此后,他发觉府内频频出现异状,有时,家里的物件会莫名失踪,过了几日又回归原处,庭院里总是传来诡异的哭声。最令他心惊胆战的是,接连几个月,他都无法睡个安稳觉,经常遭遇“鬼压床”。宋子琦认定是恶鬼作遂,便请来法师捉妖。可是,和尚道士来了好几波,收效甚微,为此,宋子琦苦恼不已。...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老狐仙报恩情

    【老狐仙报恩情】简介:很久以前,京城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李。李家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夫人所生的李武生和二夫人所生的李文生。一日,李文生外出游玩,在路边看到一只受伤的狐狸,李文生心生怜悯把狐狸带回了家。...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馋鬼临门

    【馋鬼临门】简介:宋子峰是望江楼的老板,他有一道拿手菜叫红烧脆皮蹄髈,那可是天下一绝。可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望江楼烧成了灰烬。宋子峰眼见多年心血付诸东流,不禁想到了死。...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