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民间奇谈之竹心

2021-06-16 01:03:11 阅读 :

青山镇来了个卖艺的老头儿,自称“竹叟”,一根竹棍耍得出神入化。

说起青山镇,那不过是个地处深山的小地方。当地人平日里进山砍树,然后运到外头去卖,日子过得倒也不错。镇上人口稀少,极少有外人来。

竹叟的到来,在青山镇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只要有他表演,看客们铁定里三层外三层地挤个水泄不通。这竹叟手里的一根竹棍实在是太过奇妙,别看这根竹棍看似普通,却格外神奇,一会儿从里头飞出鸽子,一会儿从两端长出鲜花,令众人啧啧称奇,掌声不断。

竹叟到了青山镇后,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这日,竹叟像往常一样表演了几招,众人还意犹未尽时,他却收起了竹棍,唉声叹气起来。有人问:“您这是怎么了?碰着什么烦心事了?”

竹叟叹着气说:“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这些外行人,也就凑个热闹,图个新鲜。要是有个爱竹如命的人在这儿,想必就能看出个中玄机,可惜知音难觅啊。”

有人一拍大腿:“您说的爱竹如命的人,我们这儿倒是有一个,可惜您来得不巧!”

竹叟闻言,耳朵都竖起来了。那人接着说:“我们这地方有个姓李的秀才。说起来,这李秀才的祖上还当过大官,到了他祖父这一代,也还算是名门。可惜,李秀才的爹爹年轻时被牵扯进一桩官司,从此李家就家道中落,只能算是一般人家了。”

竹叟道:“知音难觅,何必问出身?你说的李秀才,住在何处?”

那人笑道:“我说您来得不巧,您还不信!李秀才这会儿正瘫在床上,恐怕命不久矣!唉,这也是命数。李秀才的家族有一种叫做‘堵心症’的遗传病。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他们家的人只要到了四十岁就会因心脉堵塞而突发急病,即便是神仙来了也没得救。李秀才今年刚满四十,说来也奇怪,平日里李秀才的身子一向好得很。前阵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卧床不起,病情一天比一天重了。”

旁边又有人附和:“可不是嘛,李家的家传绝症,我们这地儿的人都知道。以前,李家家大业大,还有人愿意嫁过去。李家的人也自知命不久矣,个个都铆足了劲早娶老婆、多生儿子。因此,虽然李家代代早逝,倒也香火不断。”

先前的那人又说:“可惜呀,到了李秀才这代,就剩个老宅子。虽说宅子大,也有点田地,但我们山里人最不缺的就是吃的和住的,所以谁也不愿把自家闺女嫁过去。这李秀才是根獨苗,传到他这一代,就剩他一个了。看来,过不了多久这李家就要绝后了。”

众人唏嘘不已,竹叟也满脸哀戚。

过了一会儿,竹叟又道:“我与他同是爱竹之人,虽未曾谋面,但也算是知音了。既然李秀才危在旦夕,那么小老儿更该登门造访了。小老儿对医术也略知一二,说不定呀,这李秀才到了我这儿,病就好了呢!”

话音刚落,看客中就有人迎面浇了他一盆冷水:“我说老人家,杂耍您在行,看病可就未知了。要知道李家的祖上发达的时候,请了不知多少个御医,个个都束手无策,后来遍访各地名医也是无果。您呀,就别白费力气了。”

竹叟笑了笑也不说啥,只是向众人打听了李秀才的住址就直接上门拜访了。

到了李家,一个小厮将竹叟迎了进去。其间,竹叟四处打量,这李家的宅子果然大,依稀可见往日的风光。如今虽不至于家徒四壁,但看起来也就只是普通的人家了。

到了内房,竹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李秀才。这李秀才面如白蜡,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小厮一脸难过地对竹叟说:“这些天来,我倒是能经常去看您变戏法,可惜我们少爷平时那么爱竹如命,如今却没有机会看。要不是这病啊,少爷早就亲自去拜访您了。”

看到竹叟来了,李秀才挣扎着要坐起来。

小厮赶忙将李秀才扶住,李秀才喘着气对竹叟说:“想必这位就是耍竹的老人家了。这些天来,我常听我家小厮说,镇上来了个变戏法的,能把一根竹棍耍得出神入化。唉,我真想去看看啊。想不到,今日劳烦您老人家亲自登门了。”

竹叟呵呵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都说知音难觅,小老儿听说这儿有个爱竹之人,就算踏破铁鞋也要来看看啊。实不相瞒,我祖上有几手秘法,你要是信得过,不妨让小老儿试试,说不定能治好你的病!”

李秀才一脸苦笑:“老人家若想试,尽管一试。我这破身子已是命不久矣。早一天晚一天都是死,又有何差别?”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小厮的哽咽声。

李秀才叹道:“我们李家以前也算是名门望族,不过到了如今,也就是普通人家了。我这大半生来孑然一人,唯有这小厮是我们家从小收养的,一直跟着我。如今我要走了,要说有什么牵挂的,也就只有他了。”

小厮早已泣不成声:“少爷莫牵挂,我不愁吃不愁穿,啥也不缺。”

 

竹叟听到这儿,感慨道:“主仆情深,倒也难得,不枉小老儿特地来一趟。你放宽心,小老儿一定尽力而为。”说完,竹叟让小厮去外头守着大门,不让任何人进来,然后竹叟开始用祖传秘法为李秀才治病。大概过了半日,听到里头叫唤了,小厮这才进去。

病榻上的李秀才早已熟睡过去。竹叟满头大汗,他站起身来一边擦汗,一边对小厮说:“等你们少爷醒了就没事了,小老儿身子乏,先告辞了,改日再来。”

小厮点了点头,送竹叟出门。

其实不管是李秀才还是小厮,都认为竹叟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这家族绝症传了这么多代,要是有得治,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哪知道,李秀才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再醒来后就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还破天荒地吃了两大碗干饭。

李秀才大喜,忙让小厮再去把竹叟请来。

竹叟一进门,看到李秀才精神抖擞的样子,顿时点头道:“不错,恢复得不错。以后你只要好好休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李秀才和小厮早已跪倒在地,磕头谢恩。

竹叟将两人扶起,说道:“本是知音,自当如此。若是言谢,反倒俗了。”

李秀才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道:“老人家所言甚是,是晚生太激动了,一时不能自已。不瞒您老人家,自打记事起,这病时时刻刻都叫晚生提心吊胆,没想到这病竟然还有痊愈的一天。老人家,您可真是神人啊!”

竹叟摇头道:“神人谈不上,误打误撞而已,也是咱俩有缘。”

两人都是爱竹之人,一番攀谈后顿生相见恨晚之意。直至暮色深沉,竹叟才起身道:“其实我这趟再来贵舍是来辞行的。我在这青山镇待得够久了,也该走了。今日一别,恐怕也难有相见之日,你可要好好保重。”

李秀才一惊:“怎么就要走了?老人家您若是不嫌弃,不妨就在我这儿住下。虽说我家道中落,但我还有宅有田,如今身体又好了,多个人不算什么。再说,好不容易碰着个同道中人,哪能这样就走?”

竹叟摇头道:“若是可以,小老儿也情愿不走了,但实在是身不由己。”

李秀才多番挽留,但竹叟去意已决。李秀才不便再强留,只好叹道:“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次就算老人家没治好我的病,能和老人家一番叙谈,我也不枉此生了。”

两人唏嘘感慨一番后道别,各自珍重。

送竹叟走后,小厮想到了什么,于是问李秀才:“少爷,老人家是怎么医治您的病的,您可曾留意?”

李秀才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不知道。这老人家先是按了按我的四肢,我觉得特别困,便熟睡过去了。昏睡中,我只觉得心口有点疼,但又醒不过来。醒过来时,已过了一天一夜了。”

小厮眉头一皱:“这可如何是好?不是小的说丧气话,毕竟这病不是一般的病,若是日后再犯,如何医治?”

李秀才淡淡一笑:“刚才闲谈时,我也曾问过老人家是怎么医治的,老人家顾左右而言他,显然是不愿言明。他既不肯说,必有缘由。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也不能奢求其他!”

小厮点了点头,连忙称是。

李秀才又道:“不过老人家临走前对我说,只要我日后闲时多种种竹子,多观赏竹子,这病就不会再复发,无须多虑。”

小厮笑着说:“这病跟竹子也能扯上关系,倒是奇谈!”

李秀才不以为然:“奇人之事,咱凡夫俗子又怎能明白?单是老人家举手投足间将这传了这么多代的顽疾治愈,就可见其非一般人。高人自有非凡的能耐,咱们照着办也就是了,其他的想了也没有用。”

自从竹叟离开青山镇后,李秀才的病果然不药而愈,成了当地的一大奇谈。

 

之后的几年,李秀才的生活倒是有了大的转折。之前李秀才因为性命堪虞,也无心其他,如今没了隐患,李秀才便开始钻研致富的营生。这些年来,他因为家族遗传病的关系,对药材涉猎甚广。于是,他便利用青山镇的地理优势以及家里头的田地,开辟出一个药园子专门种植药材。结果没几年,白花花的银子滚滚而来,李家一下子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光。

有了钱的李秀才先是将老宅子重新装修了一遍,极尽奢华之能事。之后,李秀才四处物色美女,娶了一房又一房。黄金在手,美人在怀,李秀才这日子过得别提有多快活!

这日,听说朝廷有一位大官即将回青山镇省亲,李秀才不由得心念一动。一旁的小厮见状,忙问道:“少爷,怎么了?”

李秀才沉吟片刻,说道:“这青山镇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穷乡僻壤之地。以前,因为有家族病的困扰,我不得不居于此地,以便休養身子。如今,我的病好了,银子也有了,是时候到外头去好好享受一番了。”

小厮道:“莫非少爷有什么办法?”

李秀才笑道:“我没办法,但银子有办法。近年来朝廷财力匮乏,四处倡捐。咱倒是可以捐个官来做,这么一来,咱们搬出青山镇就名正言顺了。到城里当了官,自然就有银子,咱也不至于坐吃山空。”

小厮回道:“这倒是个好法子。咱们若是搬出了青山镇再经营药园子,可就有些不方便了。现在看来,药园子再好也比不得做官来钱容易。”

没过几天,那位朝廷大官回到青山镇探亲。李秀才四处托关系,见了大官一面,奉上了白花花的银子。大官颇为满意,让李秀才回去等着。

果然,大官回朝没多久,圣旨就到了青山镇,赏了李秀才一个县令当,择日赴任。虽说县令不过是个芝麻官,可所辖地界不错,油水多,且天高皇帝远,关起门来就是一方土皇帝。一接到圣旨,李秀才就开始忙前忙后,准备赴任。

自从李秀才病好后,到如今恰好是第十年。这十年间,李家早已今非昔比,成了青山镇的首富。如今李家要举家迁徙,事情自然繁多。但李秀才忙得眉开眼笑,嘴巴都合不拢了。

哪知万事俱备之际,李秀才却再次病倒了,且病来如山倒,没几天就瘫在床上了。

李府上下顿时乱成一团。李秀才喘着气,对小厮道:“快,快去找竹叟来。这次的堵心症比上次更严重,若是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可竹叟这十年都没踏足青山镇了,上哪儿找去?

李秀才想了想,说:“那老头儿是个爱竹之人,居不可无竹,想必就住在竹林附近。这一带风景不错且成规模的竹林并不多,你挨个找,一定要把人找到。”

幸运的是,小厮找到第三处竹林时,竟然真的找到了竹叟。

看到了小厮,竹叟并不感到意外,听明了来意,竹叟决定再次去青山镇。

时隔十年,两人再次见面都不胜感慨。竹叟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似乎一点也不见老;而李秀才却是缠绵病榻,只剩下一口气了。

一见到竹叟,李秀才顿时痛哭流涕道:“老人家救我!”

哪知竹叟却叹了口气,摇头道:“这次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李秀才一愣,想到了什么,赶紧挣扎着起身,说:“老人家,这一次您若能救我,李家的家业分您一半,决不食言。”

竹叟却冷笑道:“我要你李家的家业有何用?唉,这次见面和十年前相似,但人却不同了。若是十年前,你哪会这般浑身铜臭、俗不可耐?”

李秀才方知刚才的言语惹恼了竹叟,忙扶住床沿,以头击床,自责不已。

竹叟感叹道:“不是小老儿铁石心肠,见死不救,实在是无能为力。你可知我上次为何能救你?”

李秀才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竹叟道:“想来你也心知肚明,小老儿并非一般的杂耍之人,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奇人异士,但也稍有些过人之处。得知你爱竹成痴,所以十年前特来救你一命,以手中精竹做成竹心,取代你七窍皆堵住的坏死之心。”

一旁的小厮恍然大悟:“老人家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一件事来。当时,老人家进门时本带着一根竹子,可出门离去时,那根竹子却已不见了,原来如此。”

竹叟接着说:“但这竹心并非毫无禁忌。你好歹也曾是爱竹之人,应知竹子素爱淡泊宁静。竹之内心,乃是空心,即为四大皆空之意。你既以竹为心,就该淡泊名利,静心休养。上次临走前我曾嘱咐你多种竹,多赏竹,切不可忘了竹之寓意,便是此意。可这十年来,你又如何?”

李秀才叹道:“唉,老人家说的是。都怪我,这十年来利欲熏心,早已不复往日的爱竹之心。昔日悉心照料的竹林现在早已凋零残败。”

竹叟点头道:“我一进门便已察觉到了。这十年来,你早已把爱竹之心抛之脑后,忙着追名逐利,享受生活,昔日的竹子早已任其自生自灭。这十年来,你大概也从未亲手栽种过竹子,更无心赏竹。我的那番话,你恐怕也都忘光了。”

李秀才闻言,一脸的羞愧。

竹叟痛心道:“竹之心,贵在四大皆空,淡泊名利。可你却利欲熏心,不仅使竹心蒙尘,还以各种欲望填满了竹心,使其不堪重负。如今竹心已被填满,也如你李家的历代先祖一样,心窍皆堵塞,堵心症自然就复发了。可惜啊,这换心之术只能施行一次,所以这次,你是回天乏术,神仙难救了!”

李秀才这才明白,是自己害了自己!

竹叟叹了口气,飘然而去,只留下泪流满面的李秀才瘫在床上,悔恨不已。

 

本鬼故事标题:民间奇谈之竹心 - 民间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minjianguigushi/1128.html

上一篇鬼故事:聊斋故事之义狐 下一篇鬼故事:退阴婚

相关鬼故事文章

  • 老狐仙报恩情

    【老狐仙报恩情】简介:很久以前,京城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李。李家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夫人所生的李武生和二夫人所生的李文生。一日,李文生外出游玩,在路边看到一只受伤的狐狸,李文生心生怜悯把狐狸带回了家。...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红袖

    【聊斋故事之红袖】简介:大红的嫁衣包裹着美艳绝伦的新娘,新郎官迫不及待的扯起红盖头,一张俊脸媚眼流转,白皙的脸颊平添一抹红晕,美的惊心动魄,美的举世无双,这绝代佳人成了浪荡公子“王二狠”的新娘。新郎伸手揽过新娘子,厚厚的双唇贴上了新娘的脸,就在耳鬓厮磨的瞬间,新娘的口中吐出一根肉色的长管,这长管钻入新郎口中,顺着新郎的食道一直延伸到体内。新郎的身体不停的战栗,脸一点点的由白变灰,身体一点点僵直,体内的五脏六腑化成绵柔的液体,在新娘不停的抽吸中顺着肉色长管流进了新娘的口中。新郎成了腹内空空的一副皮囊。...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鼠魅

    【鼠魅】简介:西江堤畔高处有一瓶隐巷。清代道光年间,这里有一户姓周的富人。这家人三代单传,到这一代仍只生了一位少爷,取名周芸昌。这天,少爷的奶妈在院中晾晒少爷的贴身衣物,忽然一只黄鼠狼从地边排水的管子里跑出来,奶妈吓了一跳,随手拿洗过少爷衣服的脏水泼向黄鼠狼,那畜生顿时被泼了个落汤鸡,竟然龇出尖牙,对着奶妈跳脚大骂:“你个无知妇孺!竟敢拿洗裤衩的脏水泼吾金毛黄三爷!吾要你等家中从此不得安宁!”...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民间奇谈之竹心

    【民间奇谈之竹心】简介:青山镇来了个卖艺的老头儿,自称“竹叟”,一根竹棍耍得出神入化。说起青山镇,那不过是个地处深山的小地方。当地人平日里进山砍树,运到外头去卖,日子过得倒也不错。镇上人口稀少,极少有外人来。...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媒人之死

    【媒人之死】简介:民国实行保甲制度,黎纲是伏龙乡水井湾保长,负责村里人的安全。冬至后第五天,山那边的甲长大胡子冒雨赶来,说:“胡老汉急疯了!缠着我闹!”胡老汉的女儿胡兰冬至出嫁,对象是市集李家儿子,本来前天应该回门,胡老汉等了一天也没见女儿女婿来。他急匆匆找上李家,竟发现李家独子才3岁,他们坚决否认结亲一事。于是,胡老汉找到大胡子,发动全村人寻找,结果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吃人的今贝兽

    【吃人的今贝兽】简介:明朝时,有个人叫张大德,他无父无母,因为家里很穷,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媳妇。有一天,张大德听人说村子不远处的大山里有一只“今贝兽”,长得是虎头牛身鹿尾,可以变出很多金银财宝,谁得到它谁就能发财。张大德想发财都想疯了,便决定去大山里碰碰运气。张大德一路风餐露宿,专挑偏僻的地方走,没想到那今贝兽还真被他给找到了。...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老爷子半夜回魂

    【老爷子半夜回魂】简介:我们村子里存在着一座不小的祠堂,这座祠堂里供奉着一位老人,今天的主人公就是这位老人。这事儿,是发生在民国时期。民国袁世凯去世后,军阀混战、世道大乱,正所谓乱世必有异。我所在的村子,就发生了一件灵异事件。村子里九十九岁德高望重的李老爷子终于还是没熬过那年的冬天,去世那天正赶上天降大雪,仿佛老天爷要让这大地为李老爷子服丧。...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秀才与狐仙

    【秀才与狐仙】简介:前朝乾隆年间,在镇江一带,时有风浪覆船,好端端的货物财物沉入江底。主人束手无策,于是出现了一群靠打捞货物为生的劳工,和失主商定价格,如果两厢情愿,他们就潜水打捞,这群人被称为水耗。...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斗无常

    【斗无常】简介:明朝嘉靖年间,清河县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后生,名叫刘二狗。一天,他上山打柴,看到山崖上有棵野果树,树上结满了红彤彤的果子,馋得他直咽口水。他丢下柴担,爬到树上去摘果子。谁知那树枝“咔嚓”一声断了,刘二狗抱着树枝,摔到了山崖下,当时就昏过去了。...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黄皮子讨封

    【黄皮子讨封】简介:清朝中叶,青山县有一个布衣秀才名叫陈尚平。四次落榜后变得意志消沉,整日窝在家里。这天陈尚平漫无目的走到集市,就见到前面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陈尚平走近打听一番后才明白缘由。原来这几天上山的樵夫和猎户都离奇死亡,有幸存者回来就说山上有个女妖,见人就抓了吃掉。陈尚平听完顿时来了精神,因为他读书十几载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听到此事他更是好奇,跃跃欲试想要去看看。...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