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鬼友鬼迷们来在线阅读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家里鬼故事,长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手机阅读

恐怖故事之壁虎

2021-06-16 01:03:08 阅读 :

1.肘子

那只肘子被送到院子里已经变得冰凉。

这是一间没有门的房子,窗户经过风雨的雕琢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破落的漆皮挂着。杂乱的枝叶不知何时顺着木板攀上了长满杂草的屋顶。灰色的屋子,在大雨将至的傍晚,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丫鬟绣儿不敢东张西望,放下碗,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院子。

一双好奇的眼睛在围墙外面的树上窥视着,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不大不小的庭院里有一棵不高不矮的小树,就连房子本身,也没有任何特色可言。

可就是这几样东西,组合在一起却有种异样的不和谐,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头,却又说不出。突然,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冰凉而柔软的东西。他瞥了一眼,手上正爬着一只灰色的小壁虎。他摇了摇手,把壁虎抖落,可再把目光集中到那个窗台的时候,那肘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不禁叹了口气,跳下树,声音很轻,脚边正好是刚才坠下的那只小壁虎,小壁虎大概是摔得很不舒服,半天没有动弹。他有些不耐烦了,重重地一脚踩在壁虎身上。壁虎小声“唧唧”地叫着,虽然它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呐喊,可除了它自己,那声音没人听得见。

挣扎的时候,壁虎的尾巴断了,直到他走远,那截断尾还在不停地扭动着,好像它并没有离开主人的身体。

他不会知道,刚才他窥视过的地方,同样有一双眼睛窥着他离去的背影。

良久,一阵小小的“唧唧”声从屋子里面传出,过了一会儿,又传来有力的牙齿咀嚼骨头和皮肉的声音。当然,虽然声音很响,但这次也不会有人听到。

2.庄家老爷

庄老爷坐定,绣儿奉上一只精致的银水盂,他漱了口,把水吐在一个更大的银水盂里。绣儿把水倒掉后发现,水盂下部刚才和水接触过的地方,银色竟然变成了乌色。她照例用竹盐擦洗掉了那块乌色的痕迹,一个字都不多问。只是在她做这些的时候,眼睛一直注视着庄老爷卧房的房门,仿佛希望能够看透墙壁看见老爷在做些什么。

偌大的庄家,到了晚饭前竟然鸦雀无声。天将黑未黑之际,雨已经开始下了,佣人们照例回避着,庄老爷关严了门,取下卧室里那幅《虎聚青山》,只见那画的后面现出一个两尺见方的空格。

屋子里面不甚光亮,庄老爷点燃蜡烛,往那空格望去。里面摆着一个类似牌位的东西和一个白玉小盏。

说那是类似牌位的东西,是因为那牌上并无一字,但嵌有一只黑灰色形如壁虎的物事。在烛光下,可以望见那壁虎似乎非金非银非铜非铁,内里却隐隐泛着金色光华,两只小小眼睛竟似黑金般熠熠生辉。

那只白玉小盏上,一只小壁虎被密制香料诱捕,此时已经被卡在了机关里不能动弹。庄老爷打开机关,轻巧地一捏,那壁虎被他擒入手中。庄老爷用左手大拇指别开壁虎的头,再用右手小指上尖利的长指甲轻轻一划,那壁虎就身首异处。

 

壁虎头弃之不用,庄老爷稍一发力,把它的体液挤出,他抬头张嘴,将每一滴壁虎的体液都接入口中。看他那表情仿佛在饮用琼浆玉液一般,可在烛光的照射下,那体液已然浑浊到分不清颜色。

末了,庄老爷打开一个坛子把壁虎被榨干的尸体扔了进去,顿时,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酒香。

一个时辰之后,管家赵严来到老爷门外,先是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动静,然后敲了三下门,问道:“老爷,今天点哪房太太的灯?”

“我乏了,不点灯。”连门都不曾开,庄老爷把管家给打发了。可奇怪的是,刚才赵严分明听到一些小小的“唧唧”声,他想不出来,房里除了老爷还会有谁在里面。

“好的,如果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先回去了。”赵严鞠了个躬后才小心翼翼地退下去了。

“今天又不点灯吗?”绣儿在廊外等着管家的消息。管家点点头,“四房姨太太一个比一个漂亮,可都是摆着看的。真是钱多到没有地方用了。”管家自言自语着。

“别乱嚼舌根!”绣儿说了管家一句。管家有点莫名其妙,这个新来才一个月的小丫头也敢跟他顶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可绣儿完全不怕他,还回瞪了他两眼。突然,管家好像从绣儿脸上看出了什么来,他合拢了正要骂人的嘴,低着头走了。

他走得远了,绣儿才低声说了一句:“如果太太是娶来死的,那又何必点灯?”

夜深了,整个庄家大院除了门房外都是漆黑一片,在月光下看起来像一座巨大的坟场。坟场的中心正是那座没有门的房子。

3.饭馆

这个世界上,有人开饭馆不奇怪,但饭馆开在周围都是死人的地方,那就有些奇怪了。如果这间饭馆不单是开在周围都是死人的地方,而且老板娘还是个瘦弱的女人的话,那最少能证明,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

安倩如就是这个饭馆的老板娘。虽然她叫安倩如,可说实话,她非但没有半点女人味,甚至她的脖子上还有个山核桃大小的喉结。只要你看到她撸起袖子干活,你就会发现那根和竹节没有什么差别的手臂上还生有许多浓密而黝黑的汗毛。不过,安倩如的确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

 

这个年头不那么太平,来办丧事的人不算少,她的生意一直不错。许是因了她的长相,在这个关中最大的坟场开着独家饭馆,至今没有人来找她的麻烦。

女人就是女人。现在,安倩如干完了活后开始绣花,那是一块绛紫色的缎子,质地很好,她用金线绣着一个壁虎图案,刺绣上的壁虎栩栩如生,透着诡异。

一个的男人此时站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把所有光线都遮住,安倩如看不清针脚了,她厌恶地抬起了头,正准备张开那张不会口吐莲花的嘴说点什么。可一看到来人是他,马上闭上了嘴,起身去了厨房。

不多时,一顿简单但精致的饭菜就做好了。安倩如有些谄媚地将饭菜端上桌,用男人般的粗嗓子说:“几个小菜都是你喜欢吃的。”虽然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些,但那喉咙里面传出来的还是像一把破锯锯烂木头的声音。

瞎子都能看出安倩如是喜欢他的,可他并不看她。只是他每天都必须要往这条路上走一遭,而这条路上方圆二十里没有其他饭馆,来这里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4.埋在土里的人

吃完了饭,他接着赶路。刚出了坟场不到一里,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的脑袋从土里冒出来。他走近了些,土里是个男人,不,是个少年。他的头发已经被剃光,看样子就是刚才剃的,不少头发还散落在他身边。

“嘿!”土里的人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这是个看起来面目和善的人。

“你这是在干吗呢?”他也笑着回应了一句。

“有人要杀我,他现在去取水银去了。”少年笑着说话,完全不像有人要杀他。

“哈哈,我还以为你在采地气练功呢。”他笑得更开心了,“用水银杀人?这个我还没有听说过,他为什么要杀你?”

少年还是笑,好像他的脸上除了笑再没有第二种表情,“嘻嘻,我只是顺手拿了点他的东西。他说待会儿把我的头皮割开一个十字形的口子,再将水银倒进去,我就会痒得厉害。”

“痒有什么可怕的?那也不至于死。”他好奇地看着这少年,觉得他很有意思。

“痒得厉害了,我就会挣扎到连全身的皮都不要,光着血肉之躯从头皮上的洞钻出去,然后疼死。”少年好像在讲人家的事情,丝毫不减一分笑意。

“就像被剥了皮的青蛙一样吗?我倒很想看看呢。”他感到一丝没来由的寒意。

“如果你愿意把我从这个坑里弄出来的话,我会送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刚才埋下我的那个人不小心掉在坑里的,我敢保证你会喜欢。”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动手挖了起来。不多时,少年就从土里解脱了出来,少年掏出个黑口袋,“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才能把这个交给你。”

他笑了笑,“我叫慕容雷。”

少年把口袋放到慕容雷的手上,慕容雷还没有完全解开袋子,少年已经跑得只剩一线扬起的尘。慕容雷打开口袋一看,里面是一只黑灰色非金非铁非银非铜的壁虎,两只小小的眼睛熠熠生辉。

只是,这只壁虎少了一条尾巴。

慕容雷笑了,笑得很痛快。他取下口袋上的绳子,系住壁虎,戴在了脖子上。

现在,他胸前有两只壁虎,一只有尾巴,一只没尾巴。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鬼故事标题:恐怖故事之壁虎 - 民间鬼故事
本鬼故事地址:http://www.niucheng.cc/minjianguigushi/1118.html

上一篇鬼故事:光棍命 下一篇鬼故事:民间奇谈之小红

相关鬼故事文章

  • 同流合污

    【同流合污】简介:在东十里有个算命先生,常年镇口摆摊,身形猥琐,早年因患眼疾,瞎了一只眼,算命奇准,人们便管他叫瞎半仙。他这人也怪,每日只算一卦,不讲究什么“贵人多付课金,穷户少收卜钱。”凡来求卦者,只需五十枚大钱,保他一日吃喝即可。...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一口老井定善恶

    【一口老井定善恶】简介:明朝景泰年间,在青城山下有一个桑农叫胡伯。别人种田他种桑,家里还养了许多蚕。妻子金氏是个手巧之人,采蚕丝自己纺织。俩人老来得一儿子,取名叫胡桑,一家三口日子倒也过得无忧。...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书生遇仙

    【书生遇仙】简介:“满招损,谦受益”,意思是自满招致损失,谦虚得到益处。语出《大禹谟》:“满招损,谦受益,此乃天道。”今天,小编为大家讲一个书生因骄傲自满,招致狐狸精报复的故事。...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王公子遇上土地佬

    【王公子遇上土地佬】简介:村里有一个姓王的地主,为人乐善好施,是当地为数不多的好地主。王地主有一个儿子,饱读诗书,写的一手好文章。这一年王公子要进京赶考。王公子带着盘缠和书童,书童背着书和行李上路了。他们白天行路,晚上住宿休息,一路上倒也顺利。行程过半,眼看快到京城了,王公子和书童颇为欣喜。...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人鬼情缘

    【聊斋故事之人鬼情缘】简介:后生楼裕,姑娘萧慧,在月夜下、凉亭边相遇,继而相爱。萧慧的身子冷如冰,没一点热度,夜半分手后,总是一个人翻山越岭回家,不让楼裕相送。村中老人施小计,楼裕顺线追寻,才得知萧慧是扬州妹子,遭水灾,一家人逃难来到这里。恶人刁难,一时想不开,屈死成了一个怨鬼。为了爱情,萧慧强忍剧痛,还魂成人,与楼裕拜堂成亲,生下一个儿子。谁知,遭恶人陷害,萧慧被雷击中,魂归九天。临死之前,与楼裕相约,十八年后再做夫妻。...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黄鼠狼的好心

    【黄鼠狼的好心】简介: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这还是因为爸爸生病住院,我从外地赶回来看望他,为了照顾他,特地休了半个月的假,父女俩倒是难得有时间好好相处!他便讲起了很多以前的事。爸爸也是从爷爷那听来的,很多年以前,那个时候物资匮乏,为了生存,他们需要到很远的山上去砍柴,大多数都是三两个一起结伴,爷爷便有两个经常一同前往的伙伴。这一天他们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山上,可是那天天太热了,实在受不了的他们便跑到了小河边,谁知道这一决定险些让他们三个人命丧当场。...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狼娘庙

    【狼娘庙】简介:昆宇山绵延数百里。早年间,山下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柳树湾。村南有座“狼娘庙”,多年来香火不断。柳树湾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虽风景优雅,但土地贫瘠。村民只靠种几亩薄田和打猎、采药维持生计。村里有个叫尚三郎的人,因家贫,身子孱弱,四十多岁了仍孑然一身。尚三郎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村里不管谁家遇到难事,他都伸手相助。尚三郎虽是个好猎手,但从不打幼崽和怀孕的猎物。...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鲫鱼送信

    【鲫鱼送信】简介:“来,东家,这是我今天打的鱼,一个个长的都是肥美肥美的,您称称!”张老汉放下装满打好鱼的篓子,朝收鱼肉的东家招呼道。“四十多斤,个头倒是挺大的,不过,张老汉啊,比昨天少了不少啊!”东家遗憾道。这时,一旁的同行也是这个镇上打渔的刘麻子凑了上来,指着张老汉叹气道,“哎,东家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张老汉这个老实人,一个网子下去,不知打了多少鱼,可是,人家愣是嫌鱼小,放了不少呢,就跑这么一趟船,打了不知多少鱼,也不知被他放了多少鱼啊!”...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客栈连环计

    【客栈连环计】简介:明朝的时候,陕南洋州城的西郊,有一家“富顺居”客栈,生意常年红火。一天下午,富顺居客栈的人正忙着,突然门外响起吵架声。有人跑到门外一看,只见两个小伙正相互指责对方,一个说:“我看你就是个懒东西。”另一个回敬对方:“我懒?可是我觉得你笨,又小气。”...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蛟女

    【聊斋故事之蛟女】简介:民国三年,滨州渔民饿死了不少,原因是一网下去,鱼虾难觅踪影。没人知道蛟女是什么时候到滨州的,正如没人知道李大户为什么突然暴富一样。蛟女在滨州老街西头第二间铺子开了一家洗衣行。蛟女一袭白衣,窈窕漂亮。平常女人洗衣,得放在盆子里,用劲揉搓,碰到硬的衣物,还得用棒槌敲打,反复几次,还不见得洗干净。可蛟女洗衣,只是嘴里含一口清水,对着挂好的衣物一路喷去,水化作浓雾,久久不散,衣物上的污垢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消散,待衣物干净了,蛟女嘴里雾气变为淡紫色,围着衣物只是一转的功夫,衣物就会变得...

    2021-06-16 民间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鬼故事
推荐鬼故事文章